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临朐好的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15:47:3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临朐好的白癜风医院,潍坊根治白癜风的药物,北京能不能治好白癜风,浙江能治白癜风的设备,四川白癜风传染么,云南白癜风初期病因,哪些药物可以治疗白癜风

你好,我是拾文化。

这两三年的时间里,我跟你聊了很多关于文化的事。最近一点时间,我也尝试着把一些自己喜欢的好用的东西推荐给你,如此说来,我们很像素未谋面的好朋友,了解彼此,但好像又缺了点什么。

你好,我是拾文化。

我姓拾。拾,是中国民族文化传承中十种艺术类别的概要;拾,象征着在民族文化融合中的一种圆满。这个拾,更代表重拾文化。

“拾风于市,藏雅于舍”。我更愿意把自己收藏的文化们,交给你。

比如,香道。流传几千年的中国艺术,到现在几乎中断。而传入日本后,被人家玩到了道的层面。在这样一段历史的岁月中,我们遗失了香道。

因为可惜,所以不惜代价,我找到很多真正钻研香道的朋友。然后,我们聚在这里——“香道风物”。我们想通过这个平台,找到一大波喜欢香,或者准备喜欢香的人。

转载一篇,你读读看,如果感兴趣,文末有二维码,关注吧。

本文摘自拾文化旗下香道平台

香道风物


古装电视剧中凡是有美人洗澡的镜头,通常是池中飘满花瓣。因为鲜花中大多富含酯类成分,能够令紧绷的肌肉与神经自然放松下来。

除了泡花瓣浴之外,讲究的古人还喜欢在汤水中加些什么?在奇书《金瓶梅》中可知一二。

没接触香之前读《金瓶梅》是艳,接触香之后再读《金瓶梅》是香艳的。

1.

沐即洗头,浴为洗澡。在古代,沐浴却常常是人们生活中的一件大事。古人凡遇到庆典、祭祀等重大事件时都要“斋戒沐浴”。

《论语》说“孔子沐浴而朝”,说明这位儒家始祖朝见君王都是要沐浴的。《礼记》中也记载了周天子每天要洗头洗手的记载,除三顿饭洗手外,早朝、晚朝时也都洗手。

古人除了在祭神、朝拜、尽孝等重要时刻必须沐浴之外,其它时候的自行洗浴则主要是为了讲究卫生、除秽治病。

周朝时期的“衅浴”,就是人们用草药熬水治疗疔疡的一种沐浴方法。以后的三月上巳节、五月端午节,人们都要采集草药煎水沐浴,防治疾病。

古代的浴池起初只是设在王宫、寺庙和馆驿之中,专供帝王、大臣和僧侣们沐浴之用。现已完整发掘出来的陕西临潼“华清池”,就是唐代皇帝和妃子们游幸时的沐浴之所。

到了宋代以后,才开始出现营业性质的浴池。浴池所在之处都挂壶于门,“挂壶”就成了浴池的标志。

2.

那么,古人沐浴是以何物去垢的呢?

据资料所载,一是用石头。一些石头含碱,可溶解、去除污垢。南北朝时刘敬叔写的《异苑》一书说:“永康王旷井上有洗石,时见赤气,后有二胡人寄宿,忽求买之”,描述了胡人发现洗石的特殊除垢功能并欣然求买的情景。

二是用皂荚、肥珠子等植物果实捣烂后制成的丸。这两种落叶乔木的果肉中含有胰皂质,将它们的果肉煮熟捣烂,再和上白面及香料等,就做成了皂角、澡豆,可以洗涤去垢。

宋朝沈括所著《梦溪笔谈》中还提到一个关于澡豆的故事。王安石的脸又黑又瘦,仆役们以为主人有病,便请医生诊治。医生给予澡豆说:“没有什么病,叫他经常用澡豆洗洗脸,不要让汗垢堆积太厚了。”

这个故事可能是反对王安石的人蓄意编排的,但宋朝时已普遍使用皂角、澡豆,却由此可见一斑。我们现在使用的“肥皂”一词,即来源于“肥珠子”和“皂荚”的头一个字。

3.

成书于明代的《金瓶梅》,其中大量描写香料的应用,算是明代市井百姓用香生活的缩影。《金瓶梅》中潘金莲洗澡时,“抖些檀香白矾在里面”。可以看出明代对香料的应用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场景。

沐浴香身在明代十分流行。香汤的和合,需用熏草杂合各种香料,制成汤丸;或用兰草煮水以浴。《香乘》中记载了多种可作香汤的香品,甘松香可淋浴,“作香汤,令人身香”。

茅香淋浴,不仅香身,还能辟邪:“茅香,花、苗、叶可煮作浴汤,辟邪气,令人身香。”最为著名的当属和合香汤“五香汤”各种古籍中记载的“五香汤”的配方各有不同。

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五香汤的五香为:青木香、藿香、沉香、丁香、熏陆香。

道教的五香汤,一般是用白芷,桃皮、柏叶、零陵、青木香五中香料组成。

除了用香汤沐浴洗澡,当时已经用上了香皂,明代制香技艺成熟,香料产业发达,当时随香料一起传入中国的还有就是域外的制香技艺。除了阿拉伯蒸馏提香制作香水技艺之外,还有配合香料制作香皂、脂粉技艺。

《金瓶梅》第二十七回,西门庆对孟玉楼说道:“我等着丫头取那茉莉花肥皂来我洗脸。”,结果让潘金莲抢白了一顿:“怪不得你的脸洗的比人家屁股还白”。

可猜测西门庆家使用的“茉莉花肥皂”,是用捣烂的茉莉花或茉莉花露调配而成的香皂。

4.

茉莉是从中东传入中国的芳香植物,汉语中的“茉莉”一词,也写作“末丽”、 “抹利”、“没利”等,源自梵语malikā的音译。

茉莉花因其颜色雪白、花香清幽而广受喜爱,当年扬州“千家养女先教曲,十里栽花算种田”,茉莉要占很大一块。

扬州人或用之制花茶,或作为香粉,或作簪在发髻,或挂在衣襟。清代桃潭主人在《扬州竹枝词》描写当时女子:“兰汤浴罢鬓云偏,茉莉花子插两边”

《本草纲目》里也说过肥皂荚︰肥皂荚生高山中。其树高硕,叶如檀及皂荚叶。五、六月开白花,结荚长三、四寸,状如云实之荚,而肥浓多肉。内有黑子数颗,大如指头,不正圆,其色如漆而甚坚。中有白仁如栗,煨熟可食。亦可种之。十月采荚煮熟,捣烂和白面及诸香作丸,澡身面,去垢而腻润,胜于皂荚也。

有“南京本土《清明上河图》”之称的《南都繁会图卷》中画有“画脂杭粉名香宫皂”的招牌幌子,可见当时南京城里已经有专门出售香皂、胭脂、香粉的商店。

明代后期,各类民间日用类书籍都记载了各式净身法。除了洗澡香身的肥皂,还有各种内服的香身豆蔻丸、透肌香身五香片等。

古人浴后必要用香粉傅身,除了作香身之外,还有养生保健功效。

《遵生八笺》中记载:“夏月宜用五枝汤洗浴,浴讫,以香粉傅身,能驱瘴毒,疏风气,滋血脉,且免汗湿阴处,使皮肤燥痒。”

5.

在典籍中,便有古人沐浴时用到的香方。

五枝汤方

桑枝、槐枝、桃枝、柳枝【各一握】 

麻叶半斤,煎汤一桶,去渣,温洗,一日一次。

傅身香粉方

用粟米作粉一斤,无粟米,以葛粉代之。加青木香、麻黄根、香附子【炒】、甘松、藿香、零陵香,以上各二两,捣罗为末,和粉拌匀,作稀绢袋盛之,浴后扑身。

沐浴完毕,当然也少不了洒洒香粉什么的。

《香乘》中记载涂傅之香的种类很多,一种是上文中浴后的傅身香粉,还有一种是用来傅面的和粉香。有调色如桃花的十和香粉,还有利汗红粉香,调粉如肉色,涂身体香肌利汗。

明代中后期,不只妇女,男子也有化妆的喜好,万里年间,学道在巡视浙江湖州府时,发现一些生员“俱红丝束发,口脂面药”

虽然电视剧为杜撰,但在古代女性还比较讲究用芳香草药保养皮肤与头发。

庞三娘因为选用香草药美容,杨贵妃所用的匀面“润鬓二色膏油”,其配方为:白胭脂花、白杏仁心、梨汁、白龙脑相熬合,用以调粉匀面,使皮肤白晰光润。

还有润泽头发的配方为:紫芝麻、核桃油、黑松子、乌沉香合之润鬓,使发黑而芬芳。

在古代化妆品中添加香料非常普遍。

零陵香用来装饰头发最佳,”零陵香至枯干,犹香,入药绝,可用浸油饰发至佳”,泽兰,俗呼为奶孩儿,又名香草,其味更酷烈,江淮间人夏月采嫩茎,以香发。

明代妇女们发髻上常佩戴饰品中有一直叫“赛兰香”的兰花,其香气特别馥烈,戴于发髻上,可以香闻十步,经月不散。

面香药,作洗面汤用,可除雀斑、酒刺,其方为“白芷、稾本、川椒、檀香、丁香、三柰。鹰粪、白藓皮、苦参、防风、木通,右为末。”

-END-

这儿是最美的香道微刊

在这里,

我们要寻找一些热爱生活

喜欢香道的人


欢迎扫码关注

踏上一段香的旅程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微山治疗白癜风的医院